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黑白晴明】世无双

食用须知:

·现paro

·都是日常 所以黑白黑无差

·超级甜的(。

·投喂基友的十题 努力做到不ooc(然后失败了

·尝试了一下很少尝试的文风 比较多琐碎的细节描写 

·因为基友白鹭吹我吹得太厉害了,所以我要声明一下我就是个文废,还是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的那种,不要对我抱太大期望啊你们看个乐呵就好!

如果可以接受话,就请往下吧↓↓↓

-------------------------------------------

世无双

黑白晴明十题。

1.镜子中映出的是? 

空气中弥漫着崭新衣料和柔顺剂的味道,白晴明站在穿衣镜前,试着一套新的西装。

妆容精致的导购小姐走到他的身边,细细的黑色鞋跟敲击刚刚保养过的柚木地板。

“先生您觉得这一套这么样呢?”她的身子稍稍前倾询问,非常恰当的角度,合乎标准的殷勤和礼貌。

凝视着镜子的白发男人却不回答,只是低头扫了一眼右手的腕表,那块表的牛皮表带已经隐隐有了断裂的趋势,但是却一直没有被他的主人更换掉。7:32,原来已经晚上了么?透过服装店巨大的玻璃橱窗已经可以看见步行街亮起的华灯,街上绿化带里的树木被装饰上了闪闪烁烁的小彩灯,金黄色的路灯下,有年轻的情侣在拥吻,彼此共用着一条毛呢格子围巾——圣诞节了啊。

他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走着神,直到导购小姐再次轻声唤他:“这位先生?”

他回过神来,再次把目光投向穿衣镜,却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黑发男人。

收银台的短发姑娘正在替买衣服的客人熨平衣服的褶皱,蒸汽熨斗冒出的水汽和热量让整个服装店都氤氲了起来。然而就算是隔着穿衣镜子上凝结的柔和水雾,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子的脸也柔和不起来。

毕竟黑晴明可是手里抱着两个人的大衣和日用品和蔬菜的纸袋,在灯火通明的西装店里等了半个小时呢。白晴明对他的臭脸宽宏大量地表示了理解。

——两件羊毛大衣里有一件的主人就是自己的细节,就不用太在意了吧。

“先生。”导购小姐好涵养,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却隐隐有了要离开的姿势。

“啊,这套不错。”他低下头冲她微笑,一张清俊温和的好面孔,看得让谁都生不起气来,“这套黑色的西装非常好看。”

“可是您身上的这套西装是白色的呀,Dior Homme首席设计师出品的秋冬季最新款。”

“是吗?”他继续微笑,“这个细节也不用在意了吧。”

 

 

2.憎恨自己的半身 

“自恋是人类的一般本质,每个人本质上都是自恋的。”

白晴明曾经在科胡特的《精神分析治愈之道》上看见过这样的一句话。深以为然。

大概是每个人在心中都会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一个人。所以无论外界的人如何惊叹他们如同照镜子一般的相像,但是在白晴明心中他们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不管是在性格,还是兴趣爱好,还是两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有着迥然的不同,犹如黑与白,光与暗一样尖锐的对立着,无法消除。

偏生他们俩的外貌又如一个模子里头倒出来的一样——这是白晴明和黑晴明自己都无法否认的一点。发生争执的时候这种相似便格外让人恼火——如同你正照着镜子,镜子里的倒影却忽然指着你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三观不正的垃圾玩意儿——一样的恼火。

你的影子告诉你它要脱离你,当你面朝光明时它便在你身后像黑暗伸出手臂。相依相存的半身的忤逆,没来由地让人生出憎恨之感。

于是这种憎恨便常常发展成地动山摇的争吵和斗争,特别是在他们俩都是年轻气盛的毛头小伙子的时候。

就算是成熟的成年人也难免会有发生口角的时候,例如当下。

黑晴明憎恶地朝白晴明掷去一个黑色的物体,动作流畅娴熟,充满了力量与美。

白晴明飞快地把头一偏,那个小盒子咚地一下砸到了背后的墙上。

等他把它捡起来的时候黑晴明已经转身离开了,白晴明打开盒子,发现盒子里装的是一块男式的腕表,牛皮的表带柔韧精致。

——Merry Christmas.

银钩铁画的字迹,非常熟悉。

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也许《精神分析治愈之道》上的那句话,还能有个新的解释。

说起来,那是两年前的圣诞节发生的事情了。

 

3.互相伤害

白晴明多年以来一直有在做一个梦,梦里面是一场又一场的日出和日落,月相变化,星移斗转。

他就坐在一个院子里抬头看着这一切。依稀记得那是个和风的院子,有着长长的木质走廊和石灯笼,只有在平安时代的老寺庙里才能看见的计时的竹落,在池塘边日夜不停的响着,潮湿的石头上青苔成海。

梦里还有黑晴明——总觉得好像自己无论在哪里都能见到他。他脸上涂着阴郁的紫色,穿着和自己相似的狩衣,那种款式,白晴明只有在图书馆泛黄变脆的古籍里面才见到过。

在梦中他们似乎是死敌,常常对战与不同的场景之下,从朱红的鸟居到深青的竹林。

身边还围绕着一些千奇百怪的妖怪,有些俊美如画,有些却凶恶如罗刹。但是到了最后往往剩下的还是他们彼此,用符咒和龙一来一往的互相攻击,当黑晴明用符纸攻击的时候,白晴明便挥舞扇子撑起结界去格挡。

有些时候是黑晴明赢,有些时候是白晴明赢,但是不管是哪一方,最后消散之前总能看见对方沉默投来的眼神。

疑惑的,怜悯的,好奇的,夹杂着复杂的感情,像毛茸茸的阴雨天疏落又暧昧的光。

 

4.背对背入眠

他在梦中惊醒,翻了个身看见那个在梦中杀死他的人背对他睡得很沉。

什么啊,总是这个梦。

他便也重新翻回去,在陷入黑甜乡之前忽然迷迷糊糊地想起一件事情。

——他的那个眼妆可真是够丑的,而且还浪费,搁在现在一定是各大美妆博主手里的失败范本。

但是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个梦告诉黑晴明。

毕竟这个月的财政轮到他管,而白晴明对一个月的素汤泡饭没有兴趣。

 

5.假象

白晴明和黑晴明不是兄弟,但是似乎自有记忆起就一直在一起,彼此熟悉到了可以熟视无睹的程度。

但是世界上最亲密的血缘关系也莫过于同卵了吧。

不,不对。应该是更加亲近的关系,曾经共用一切包括呼吸,乃至血液流经的都曾经是同一个循环,同一个心脏。

应该是同一个人才对。

白晴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些都是胡思乱想。

是真的吗?

真的,都是假象。

 

6.穿越树林与发丝的光

有些时候梦中的场景是在白天,树林里阴阴郁郁的,弥漫着昨夜还没有散尽的草木的寒凉腥味。

黑晴明站在林中的阴暗之处,他总是避开光——或者说是光避开他。

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大概也是一些挑衅的话语或者下战书之类的话吧,听多了都能背出来了。

不过他倒是记得黑晴明离开的时候,居然有一束光透过交横的树枝落在了他的头发上。

漆黑的头发上金色的光斑,明晃晃的亮堂,每一根发丝都像是在发光。

回庭院时白晴明就坐樱花树下发呆,樱花树投下的花影也落在他手中把玩的银白色发丝上。

“晴明你在干嘛?”路过的皇族青年疑惑地停住脚步打量他。

“没事,”他摇摇头,“就忽然觉得自己是黑头发的话,估计也挺好看的。”

宇宙直男源博雅被他声音里那种悠悠的喟叹吓了一跳,惊悚地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抡起弓弩把白晴明的脑子砸正常。

 

7.罪人 

买完西装之后,他们来到一家日料店里,窗边粉红色的假花上挑着暗红色的纸灯笼。

“所以说,分手吧。”

北极贝刺身端上来的时候,黑晴明忽然这么对他说。

白晴明看上去却不是很惊讶的样子,只是拿着筷子对着刺身发呆。

自从最近那个梦做得愈来愈频繁,他便愈来愈心不在焉。

这家日料店用的是真正的漆器——天知道他们从哪里搞来这种东西。黑色的内里装着黑色的酱油,卧着一点淡绿色的山葵泥,晃晃漾漾映出头顶的灯光。

他对着那灯光想起昨晚的梦境,忽然又听见对面的黑晴明开口: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很奇怪,梦是平安时代的背景,都是像《今昔物语》一样的场景。”

“安倍晴明,对,就是那个大阴阳师,他在梦里面分裂成了两部分,一半是你,一半是我。”

白晴明往刺身里包入白萝卜丝,雪白中带着烟粉色的肉和半透明的丝,清淡的颜色蘸了酱油之后就变成了浑浊的黄色。

他听见黑晴明讲他的梦境,他不是个喜欢描述的男人,不过寥寥数语也已经足够。

因为那些梦境白晴明也曾经经历过,比简单的言语描述更为鲜明可怖,如同贯彻暴力美学的电影之中的镜头。

先是漫天扬起残破的黑羽中有白雪飞舞,然后沉重的血红刀刃砍杀得卷起了边,折断的箭矢满地都是。

最后一瞬间有鲜血漫天地泼洒开来,像空中爆裂的一朵烟花,落在无边的白雪上面,缓缓的,缓缓的泅散开来。

有人就这样倒在了鲜血里面,面朝下看不出表情,只能听见嘶哑的声音,因为咽喉的割断而混入嘶嘶的气流声。

“啊…平安京的罪人……。”

其实究竟哪一方才是罪人,是不是一个人的罪孽,只要把那个人割裂开来,一半成为罪人之后,另一方就是绝对无瑕的洁白和纯洁。

他回答不了,因为他也是同样躺在鲜血之中,衣袖上白鹤的翅膀被染得看不见。

“……如果现实中还继续下去话,大概这样的事情还要再发生一次的吧……我有预感。”

他沉默的点点头,想起那时的雪天里,乌云忽然被吹出一个空缺,白惨惨的阳光落下来,照得人的眼睛几乎要流泪。

“好,分手吧。”

离开的时候黑晴明被白晴明叫住,他回头看见银发男人坐在原位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我……没事,再见了。”

“再见。”

到最后有三个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白萝卜丝和山葵泥辛辣的植物气息被咸味掩盖了啊。

 

8.朝露

 

“露在青萩上,分明不久长。

偶然风乍起,消散证无常。”

 

9.你从来都不知道的事

在梦中没有出现的一个场景。

在失去意识以前,黑晴明用血画出了一个法阵。

翻阅了无数古籍后找到的阵法,封存人的记忆,保存人的灵魂。

只要法阵不失效,魂灵便不消散。千百年也如此。

不知道是签牌抛掷的机缘巧合,还是地府的君主在千百年的轮回交错中终于投来哀怜的一眼。

他和白晴明的灵魂终于在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之后在这个时代相遇了。

前世没有完成的事情,至少这一世能够做到……一点点了吧。

 

10.不安定的海

离开之后,黑晴明到最近的火车站去签了一张车票。

火车明亮的车头灯照亮夜晚,无数飞蛾扑向车灯。

明明是失败还要前赴后继,真是愚蠢至极。

到达那个海边的小镇时已经是深夜,黑色的潮汐像深夜的呼吸慢慢起伏,大海深处一点明月光。

一世又一世的轮回还是消磨了他的灵力,封存的记忆以梦境的形式出现,无声地昭告着法力的失效。

喧嚣的海风扑向他,刺骨的寒冷,扬起他羊毛的大衣——逆风要来了。

他取下手腕上那一只和白晴明同款的手表,握在手中。

风越吹越大,翻涌的海浪如同沸腾一般,浪尖一个比一个高,直向天空伸出手去。他觉得有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的身体,从千年前留下来的宿孽,翻越过积雪的山头和无言的森林湖泊与海洋终于来到他的身边。

“——”

手表落入大海,激起一瞬间的水花后被浪花吞噬。

他的身躯在风中消散,化为无数光尘一瞬间亮起又熄灭,归于万年的沉寂。

天亮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人来过。

 

End.

 

露在青萩上,分明不久长。偶然风乍起,消散证无常。:《源氏物语》中,紫上去世前吟咏的和歌。

逆风:阴阳术中指法术失控,反噬其主。轻者受伤,重者死亡。

----------------------------

一些唠嗑:非常意外我居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欲望没有夹带私货……!

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写耽美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好……

那些被糖骗进来的人不准打我

在我的理解里面黑白晴明这一对儿大概其实是一边针锋相对一边彼此相爱的感觉吧 虽然黑总总是臭这脸的样子但是其实他很爱白阿爸的(我在说什么

写得很仓促,希望你能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呀。


评论(14)
热度(36)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