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也青/明星au】入世

*极端我流也青 含微量到几乎没有全靠用爱脑补的玉禾

*明星王也x明星诸葛青 无能力设定

*基友白鹭的点梗 虽然我写得和娱乐圈一点关系都没有orz

*双向暗恋吧 明里老王追 暗里老青撩

*小学生写作文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


8:02 PM

诸葛青低头看了一下腕表,这个点正处于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当口儿,和朋友下班谈心喝点小酒当晚饭的上班族刚走,深夜扯皮聊天吹啤酒的撸串青年却还没杀来战场,烧烤摊的人稀稀拉拉,老板正慢悠悠地整理着篮子里鱿鱼牛羊肉,又把韭菜一根根串好,诸葛青甚至听见他伴着抖腿的节奏哼起了歌。

天晓得他一个夜店小王子为什么放着盘靓条顺的热辣美女不抱,跑来跟一个大老爷们木呆呆坐在这里。

他抬起头,目光落在坐在小桌子对面的男人身上,慢悠悠开了口:“我说老王呀,敢情你拉我出来就是为了这样‘体验北京夜生活’呀。”

被喊老王的男人套着北京老爷们的标配汗衫,穿条磨得褪了色的大裤衩,鸭舌帽压得低低的,要不是那张藏在帽檐阴影里头的脸确实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浓黑如同烟熏妆一样的黑眼圈都遮盖不住的仙气飘飘,没人会把他和银幕上人气NO.1的明星王也联系在一起。

王也听见诸葛青声音抬起头一笑:“我说青老弟呀,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要是我让你深夜撸串儿,赶明儿你眼睛像我似的挂着两个黑圈儿回去拍戏,那全国的妹子不得把我从北京追杀到海南岛呀。”

“那还真是有劳老王您费心。”诸葛青笑眯眯回答,心说这还是你中老年人作息在作怪吧。

“话又说回来,老王你不会撸串还带着那缸子枸杞水吧。”

“这哪成儿呢!”王也摇摇头,“撸串还是得喝撸串该喝的东西——”

他把手里一直提着的水杯放到桌上,拧开盖子冒出袅袅热气。

“金银花罗汉果茶,清热解毒凉血利咽,怎么样,您来一杯儿?”

“……我们还是点单吧。”

 

诸葛青低下头在小单子上打勾,末了把单子推过去:“我就这些,你要点什么?王道长刚刚下山忌荤腥,来串韭菜?”

王也正发愣,蓦地回过神来,笑说:“你倒还真入戏了——来份豆干和茄子。”

诸葛青接过单子还没出声,笑成一朵花儿的老板女儿就已经跑过来,主动把单子接了去。王也看着他笑眯眯地对那姑娘微笑点头,姑娘的脸蛋就倏地红了起来,王也听见她跑开后对忙活的老板说:“爹啊那边那个客人好帅好像现在热播一部电视剧上的男主角啊!”

祸害啊。

王也笑着摇摇头,心里头却莫名想起刚刚他低头时眼睫毛投在脸上的一小片影子,在昏黄的路灯下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想亲。

他被自己莫名的念头吓了一跳,掩饰般地低头看了一眼表。


8:13 PM

本来他们是不应该这么悠闲的坐在这里等串儿的,眼下他们参演的一部电影正在拍摄当中,却没想到今天下午最重要的那台拍摄机器忽然出了问题,技术人员正围成一团捣鼓那台大家伙,忽然导演助理接到一个电话,是下一场要拍的张灵玉说自己有急事来不了了。助理妹子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为什么,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一阵乒铃乓啷的声响夹着张灵玉气急败坏的声音,然后嘟地一声断了线。

灵玉向来是个稳重守时的人,如果真的来不了,估计那是人生大事级别的事儿了吧。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道破真相的米导演拍着那台一动不动的机器叹气,说那这样吧这个下午我给大家伙放个假,大家就在北京城里随意溜达溜达吧。

于是诸葛青就被王也拉去了北京半日游,在香山公园遛过弯儿喂过鱼儿,又和晚练的老大爷老大娘一起打过太极之后,坐到了烧烤摊子上。

 

菜还没上来,二人却莫名陷入了一种透明的尴尬中,按理说只要诸葛青在就不会冷场,可是此刻他却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王也只好自己清清嗓子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老青啊,你是怎么想到要去当演员的呀?”

话音刚落他就想给自己来一记剧本里的土河车,这话题找得有够尴尬的。

“我记得老王你也不是科班出身啊,王家三少又怎么跑来干这一行呢?”诸葛青却不接话,懒洋洋地把问题又抛回去。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诸葛狐狸。

王也有点无奈的叹口气,说:“我是没事干找点乐子呗,我家的公司海外有大哥打理,国内有二哥撑着,我对那些公司事务又实在不感兴趣,但是一天到晚在家窝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我被我爸妈一天到晚念叨得烦,就干脆跟着我爸一干导演的老朋友跑来影视圈混混吧。”

 

这话是真的,只是他还留着点内容没说。他年轻的时候跑到武当山上,自以为看破世人想要出世,没想到师傅却说他说尘念纷繁把他赶下山来历练。回到家后被自家老爹以增长见识为由推着参加了不少商业应酬,可他天生对这些商场风云不感冒,一天到晚都是一副懒洋洋五行缺睡的模样。

最后他爹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揉着眉头说幺儿呀,爹我就不强迫你了,你有啥想干的和爹说一声,爹找个这方面有门道的老朋友带带你哈。

他愣了愣,又想了一想,说:“我想去演戏。”

“噗——”他爹一下子没忍住把嘴里的养气补肾茶喷了一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这个瞧上去仙风道骨和娱乐圈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小儿子,“再说一遍?”

“我想去当演员,爹。”

其实他那一瞬间脑子里莫名闪过很多东西,有下山时师傅对他的叮嘱,狐朋狗友一起侃过的大山,自家心地不错但又小心眼的二嫂复杂的眼神,还有一袭黑西装。

 

他看见那西装的主人是在一个慈善酒会上,衣香鬓影暗香浮动,他不擅长喝酒,于是有人来时只是点头举酒略一沾唇,正和身边的人微笑客套的时候眼角忽然瞟到一个黑影掠过,接着便是一阵高跟鞋追逐的哒哒声,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头发束得齐整,被一群莺莺燕燕叽叽喳喳地围绕着。

王也留意他倒不是因为他的脸——虽然他确实是容貌出众,但这酒会也有不少明星大腕参加,个个都是会发光似的漂亮。王也是留意到他的气质,纵然他被一堆钗环粉黛簇拥着,看似你来我往调笑得好不热闹,但他的脸上的笑容却像花上笼着的一层雾,带着点若有似无朦朦胧胧的飘忽。

也许是发现了他的目光,年轻男子转头向王也这边望来,冲他举杯微笑。

王也一愣,也举杯回应,放下杯时低声问身边的人:“他是谁?”

“哦他啊,最近才红的一个小明星,不过您可别小瞧他,他是诸葛家的少爷。对,就是写出师表的那个诸葛,诸葛家向来低调,没想到却跑出个少爷来当演员,您才下山不知道,先前那些娱乐小报可都猜他出道的原因猜疯了。”

“不过您别说,这位诸葛青少爷虽然没正儿八经学过演戏,但是他在剧组确实是谦逊又刻苦,再加上他那过硬的颜值和后台,跟他合作过的导演都说啊,他一炮而红是迟早的事儿。”

王也略一点头,悄悄地给诸葛青相了一下面。

一身寡落落的劲啊,这人怕也是真凉薄。

 

 

——好吧,既然师傅说我尘念未断,那我就去俗世里走一遭吧,看看那些灯红酒绿觥筹交错,在红尘十丈里摸爬滚打,入了世,就能明白怎么出世吧。

那时他是这么想的。

 

8:17 PM

啤酒倒在玻璃杯里泛着金色的泡沫,烧烤端上来的时候肉上的热油还在吱吱直叫,撒上白芝麻后能听到轻微的爆裂声,空气中升腾起浓郁又霸道的肉香味,混着一点甜滋滋的味道。

……南方人吃烧烤都要刷上三层蜜糖。

王也瞧着精致boy诸葛青撕出一小块纸巾,小心翼翼地包住竹签,像绣花似的拈着签子生怕弄脏自己白衬衫的样子就想笑。

“我说老青,你兰花指了你造嘛。”

诸葛青朝烧烤吹了口气儿,大概是错觉,王也觉得氤氲起的白气让他的眉目沾染了人间烟火的温柔。

“其实吧,我出来演戏啊,大概是因为生活所迫吧。”他咬了一口羊肉又喝了一口酒,低低地笑。

“???”

王也不会承认他脑子里一瞬间蹦出他陪他妈看过的肥皂剧情节,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家道中落后迫于生计出来学艺演戏饱尝世态炎凉的桥段不要更八点档了好伐。

“少爷呀,”诸葛青又冲他飞了个盈盈的眼波,“我这生活艰难得很呢,王少爷要不要考虑一下包养我这个小明星?”

“!!!”一股恶寒顺着脊梁窜上天灵盖,王也拿着保温杯思考茶水要往诸葛青嘴里灌还是脸上泼。

还没等他做出抉择,面前的狐狸已经笑弯了眼睛,他拿起酒杯掩饰般地喝了一口,又被呛得一阵咳嗽。

王也赶紧放下水杯给他顺气。

“我说老王啊……咳咳……”他笑得不能自已,“咱们……咳……咱们也都是拍了这么多戏的人了……这种烂俗狗血剧咱就少看点了呗?”

王也停下了顺气的手,决定用保温杯爆了眼前这个狗老弟的狗头。

……可是那张小脸蛋确实好看,他一下子又没能下手。

“好了好了我认真答题。”诸葛青摆摆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啊,大概是想知道,戴在人脸上的面具和人心上的面具有什么区别吧。”

大概是下肚的酒发挥了作用,亦或是借着酒劲终于有了开口的理由,诸葛青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絮叨了起来。

他说老王啊,不是我吹,我大概是家族这一辈里最被长辈看好的一个人了,在长辈心里吹拉弹唱样样都会,逢年过节还能给大家伙表演一下倒背唐诗三百首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说实在的,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天赋加上努力,还有什么是我,是我们诸葛家达不到的呢?可是后来发现我错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我发现我骄傲的东西有些时候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吧。

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认识到了现实的差距,但是我的心里头却不想承认啊。有很多很……龌龊的念头在我心里出现了,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但是我知道它们一直就在那里。

我只好开始演戏了,假装我满不在乎,假装我坦荡豁达,假装我承认了这一切。

其实一点也没有。

之前有个叫傅蓉的姑娘和我在一起过,后来她和我分手的时候说,她猜不透我讲的话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她的话忽然提醒了我,你说好不好笑,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和她在一起时就是喜欢她和世人不一样,她真得可爱,可是到头来原来我才是最假的那一个。

 

王也不说话,他怎会不知道?从他第一次看见他那种疏离的笑的时候,他就明白他活得累。诸葛家那位文章印上课本让全国学生朗读并背诵全文的老祖宗名气太大,至今还压得诸葛家喘不过气来,更何况作为最受期望的小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明里暗里地期望或者揣测着他,希望抓住他一丝丝弱点。

他明白,从他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开始就明白,只是他不能说也不能向他伸手,因为他没有这样做的理由,也没有这样做的身份,对方的骄傲更不会让他接受一个陌生人贸然的帮助。

——君是逢场作戏人,我亦袖手旁观客。

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多少个日夜里,他隔着武当山的云和霞遥望人间,看那些痴男怨女来来往往笑笑哭哭,在红尘中纠缠不休。

他那时也年轻得很,问师傅我能不能去帮他们一把。

师傅却说:“事因之而循之,物因之而动之,法天地之使万物自然,不得不然而为。”

“可是……”

“可是什么?小也子哟……人各有因果,你是尘心未了啊。”

王也明白有些事情他不应该参与。

可是他忍不住。

 

8:31 PM

烤好的串儿又端上来了一盘,王也撸了几串豆干韭菜,诸葛青不知道给自己倒了第几杯,王也有点担忧地看着他。

“老青……你还能喝吗……”

“没关系,我酒量还成不算难受。”

“不是……我是怕你喝趴下了你一个大男人这么重我很难扛的。”

“……”

诸葛青不说话了,他抬起头,头一回睁开眼睛很认真地瞧王也。

他眼睛是真漂亮,眼角挑着桃花,眼珠子黑漆漆像墨玉泛着温温润润的光,又像深不见底的潭水,王也觉得千百年来的星光都沉到了这潭底,水面只倒影出一个他。

“……我脸上沾酱油了?”

王也猜自己这么满嘴跑火车,如果对面是个姑娘,估计自己已经在姑娘眼刀下死了三百回了。可诸葛青不是姑娘,他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狐狸。此刻狐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慌,又好像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抓挠。他看着诸葛青,对方喝的酒大概已经上头,白皙的脸此刻透着粉色——他的脸会不会很烫?王也暗自猜着,可他不敢伸手,至少现在不敢,他莫名感觉,这手一伸,大概就会有什么东西要变了。

是什么东西呢?

他不知道,不对头,这一个晚上的尴尬不对头,间或的沉默也不对头,一来一往毫无营养的扯皮更是不对头。

他隐隐约约察觉得到诸葛青在紧张,可他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是不是紧张的原因和他一样。

他想张嘴说点什么,却感觉自己耳朵也莫名有点烫起来了。

靠,你一北京大老爷们又没喝酒你上什么头。王也唾弃自己。

“滴。”

手表的提示音忽然响了,不知道是及时还是不及时。

王也看了一眼表,心里一横。

死就死吧。

他把自己盘子里的最后一串韭菜撸干净。

 

8:47 PM

“老青啊,串儿咱也吃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去走走消消食?”

“好。”

 

8:51 PM

出来闲逛的男男女女开始多起来了,多半是出来压马路的小情侣,王也留意到有人开始朝他们这边投来疑惑的目光。

哎,再这么下去明天娱乐版头条就是《震惊!两当红男星竟深夜私会小公园》咯。

他这么想着,把自己的鸭舌帽扣到了这位我不出声自招摇的爷的脑袋上,脚下加快了速度。

诸葛青很是沉得住气,一路上让他往东就往东,让他往西就往西,没有出过一句声。

溜进小偏门,转过小竹林弯弯绕绕的石板路,四条大长腿跨上一级级的台阶——好嘞,到了。

这是一个还没开始接待游客的小公园,此刻王也和诸葛青正站在公园半山腰上的一个小亭子里头。

“老青,你想啥呢?”

“在想你拖我来到这里是要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我要不要现在给幺幺零打电话。”

诸葛青扫一眼凉亭下黑黝黝的一片林子,公路如同光亮的河流在很远处流淌。

“放心吧哥们我最近也就手头紧了点儿,你交出银行卡密码我保证不动你一根毫毛。”

“那我不交了,你动吧。”

诸葛青笑着答,王也一瞬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你来我往的斗嘴里王也借着夜色悄悄低头看了一眼表,快了。

五、四、三、二、一。

滴。

 

9:00 PM

“回头吧,老青。”

诸葛青回过头,熠熠的光彩照亮了他的脸。

像是神明无形的大手抚过这片沉寂的树林,或者是风把天上的光华簌簌吹落下人间,一树树一片片的光次第亮了起来,红的白的黄的蓝的,无数点光芒缠绕在树上,照得每枝每叶都如同蓬莱玉枝一般通透光亮。

是灯,晚风吹动树梢让灯光也微微摇曳,像是一片泛波的灯海,又像一段锦缎被忽然抖开,从远方温柔地铺展到了凉亭下。

“小公园要进行开放前的测试,我麻烦我一哥们儿把试灯推后到现在。”

诸葛青转回来看着王也的眼睛,觉得千百树的灯光都沉到了这潭底,水面只倒影出一个他,水波一晃一晃,要命的温柔。

“老青啊,要不咱们试着处处看呗?”

诸葛青不说话,却把王也手里的保温杯拿过来,拧开盖子送到他嘴边。

“含着,漱口。”

王也没搞明白这位大明星演的是哪一出,只得乖乖照做。

完了他刚想问为什么,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诸葛青搂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唇齿厮磨间他听到诸葛青嘀咕:“我讨厌韭菜味儿。”

王也闻到对方身上的酒气和烧烤留下的烟火味,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好,别说是这片灯海,就是三千年来灼灼的桃华遇见他也只能沦落成背景的幕布。

他反客为主,一个转身把诸葛青压在凉亭的柱子上亲,从睫毛到鼻子到嘴都亲了个够。

他怎么这么好。王也伸出手抚他的脸,软的,热的。

要命啊,要命啊。这红尘十丈一入,摸爬滚打一遭,怕是再也出不了世咯。


------------------------------

看在我冒着作业写不完的风险产粮的份上点个赞留个言呗?不然我会寂寞的(不


评论(13)
热度(183)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