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关于傻子们的多场旅行

今天刷lof看见有姑娘发了自己旅游拍的深山云雾,忽然就想起初二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西安旅游,去看的华山。

那天华山正好起大雾,不是那种云雾绕山仙气飘飘的那种雾,是那种特别实打实的,白茫茫厚实实一大片,遮的一丁点山都看不到的大雾。一伙人站在观景平台上都傻了眼,感觉老娘千幸万苦爬断了腿,就给我看这个?

然后不知道哪个傻子提了建议,说我们喊喊山,说不定山就出来了,雾就走了。

然后我们一群人真的就接受了这个傻不拉几的建议,对着山开始傻不拉几的扯嗓子嗷嗷:“啊——山啊——出来啊——山——”

不知怎的,还真的被我们喊出来了——一个小山头——或许它不小,赭石色岩石上长青翠松柏——但是在一片茫茫大雾里它显得是特别小的。

但是好歹是有了成果,我们一群人嗷嗷直叫,越喊越带劲。

后来也不记得有没有再喊出了什么,只记得最后每个人都喊得脑缺氧,隔着雾对面山的朋友,怕是觉得雾里有一群傻逼。

不过后来的后来仔细品品,竟然还在傻逼中品出一番幽篁复长啸的味道(。

然后我忽然发现旅游回忆中最有诗意的一部分,往往都是我最傻兮兮的时候。

例如华山喊雾,例如高二和朋友在陆家嘴迷路,手机浪到关机,一人举着一升纸盒鲜牛奶,抱着上海水族馆的纪念品——一只白绒绒北极熊玩偶很迷茫地走在大街上。中途还被路边银行看门的老大叔问是不是在拍什么片子——想想竟然也确实是有点点青春电影片的味道哦。

再比如今年高考完的暑假,旅游团很坑爹的安排了分开的卧铺,火车上熙熙攘攘,我和朋友隔了三个车厢,在坐都坐不起的上铺的她跑过来找我,两个孤身在外的小女生很怂地窝在一条窄得要死的下铺上,身边来来往往的各种口音的人,卖瓜子汽水方便面的乘务员,来上厕所的老大哥,讨论考研的年轻大学生,对面的男生在对着微信喊小哥哥,头上的大妈在看延禧攻略,我和朋友一人一桶海鲜汤方便面,一边吸吸嗦嗦地嗦面,一边看车窗外茫茫一片戈壁滩,以及西北晚上八点半的落日。

由此可见生活不缺浪漫,只缺点自娱的乐观精神,以及一个陪你傻逼的朋友——这位朋友陪我一起在黄昏西安城楼上尖叫着骑刹车有点坏的双人自行车,陪我在西北台风中吹得生活不能自理,陪我在迪士尼排四个小时的极速飞轮,也陪我在全国各地的肯德基里吃肥宅快乐双人套餐。

现在这位朋友飞到了外省读大学,我在广东的台风里摇摇欲坠,她在福建的夜风中看小鲜肉打篮球挥洒汗水。

人生何其不公,只有早茶肠粉还能安慰我。

无论如何希望这位朋友一切都好,今后也能陪我一起傻逼下去。

晚安。

评论
热度(1)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