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ABO/狗雪] Strelitzia(三)

清水写手写车真的是个艰巨的任务 不过没关系 本章依旧无车 只有驾驶前预热

至于为什么没有车……我真的低估了自己的话唠水平……

您的好友撩人大天狗已经上线√

本片又叫《那不为人知的一夜(上)》 看名字就该知道本篇是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

-----------------------------------------------------------------



在职员们的心目中,他们的总裁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二十个小时在开会,剩下四个小时在开会的路上。

而他的助理,雪女,则是工作狂2.0升级版。因为她除了跟着他们总裁飞来飞去开各种会议处理各种文件外,还一并负责他的日常琐事,从出差安排酒店到办公室定期消毒,从西装清洗养护到个人物品采购,事无巨细,包揽在身,飞檐走壁,神通广大。


周一不出所料是忙到起飞的一天,仿佛所有人都在想要把前一天假期落下的工作都一并补上,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进来,一个接一个的电邮发出去,雪女左手举着已经发烫的手机,右手飞快地在日程表上塞进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会议,眼睛却紧紧盯着电脑上新发来的工作邮件。


“好的,我们把会议约在下午五点可以吗。”


“你好,是广告部吗,我们需要昨天下午拟定的三十一号文件,请在十分钟内发给我,十五分钟后会议开始。”


“收到,三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卡布奇诺双份脱脂奶,送到八号会议室。”


“很抱歉,今天明天的议程已经排满了,我们约在后天上午九点十五分可以吗。”


“大天狗先生,今天下午两点钟的会议因为对方的代表有急事所以改为视频会议,可以吗?”


日程的最后一个会议约在茶庄,对方带着金丝眼镜,看着像个斯斯文文的学者,实际上却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那些一两千金的名贵茶叶在沸水的冲泡下沁出甘冽的色与香,却可惜无人细品,所有人都心不在焉地喝着茶,计算着如何将己方的利益最大化。


暗流涌动间茶换了一道又一道,狐狸把茶杯举到鼻尖轻嗅,笑说不急不急,合同要慢慢看,正如好茶要耐心品。


雪女和大天狗交换了一个眼色,雪女会心地起身致歉说要去洗手间一趟。


在离开对方的视线后雪女拨了大天狗的号码,随后便远远地看见大天狗也举起手机表示有要事处理,紧接着她的耳边就响起了低沉的男声:“雪女,公司在这方面的预算还有多少。”


“还可以给他提高3%佣金作为暗佣。”


“好,准备回来吧。”


“嗯。”


她到镜前稍微补了补妆后转身离开,回到茶座时看见大天狗也已经坐下。她随后便听见大天狗说:“明人不说暗话,这笔单子签给我们公司,我们愿意为您提高1%的佣金,并且在以后都优先考虑选择您作为我们的生意伙伴。”


“好!”对方笑了起来,将茶一饮而尽,“做生意就喜欢大天狗先生这种敞亮人!只是……这合同一时半会怕是修改不了吧……不如咱们改天修改好了再签?”


“不必了,”雪女从包中掏出文件夹,“为了应对不同的情况,公司事先已将各种不同条件的合同都打了一份。”


她取出需要的那一份,连同钢笔一同递过去。


“哎呀……您这小助理倒是很机灵啊……”对方接过合同,扫视一眼后大笔一挥,“成吧,今天就当我和大天狗先生您交个朋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大天狗站起来,和对方握手。


 


从茶馆出来时夜色已深,雪女心中暗自庆幸着还好是来喝茶,如果是酒局的话按自己的酒量来说估计已经是不省人事,还得拜托朋友三尾狐来送她回家。


她正准备挥手拦一辆计程车,却忽然被大天狗叫住。


“上车,我送你。”


“那就麻烦您了。”


酒店门童已经提前将车开出车库在一旁等候,那是一辆最新款的限量版跑车,简洁的造型和流畅的线条,不动声色地透漏出一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贵字。


雪女默默看了一眼那个连号的车牌,小心翼翼地上了车。


大天狗的举动并不令她意外,alpha天生的优秀体质和拥有的显赫家世让他从小就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自幼接受的良好家教让他深知如何控制自己的气势,并且优雅地展现自己的气度,也许这就是对弱者的尊重吧,以及强者对自身力量的自傲。在过去的工作相处中,她知道除去在商场上杀伐决断的时刻,其它时候他都是不折不扣的一个绅士。


除了那一个晚上。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雪女还没来到现在这个城市工作。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永远都是商界名流聚会的关键词。空气中弥漫着各式各样高级香水的味道,混杂着香槟红酒的气息,这让第一次受邀参加这种宴会的雪女有点不适应,她向来喜欢安静,所以只是静静地坐在宴会厅的一角,看着人们来来往往,碰杯交谈。


在灯光昏暗的角落,她穿着露背晚礼服一口一口地抿着果酒的样子,落在其他人眼里像个落单的冰美人omega,吸引着不少人前去搭讪,她只好礼貌性地与他们碰杯,无视那些或委婉或赤裸的挑逗,低声解释自己其实是个beta。


这么来来回回好几次,纵然果酒度数再地,几杯下去也有点上头。


雪女琢磨着是不是该去洗手间清醒一下,她站起身,顺着服务员的指引向洗手间走去,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摸到了一扇雕花的大门。

咦……这个酒店连卫生间的大门都这么华贵吗……雪女摸着手下细致的雕花和温厚的木质,有点犹豫地想着。

还没等她想明白,门口的服务生带着笑扫视了她一眼,伸手替她打开了门。

身后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完蛋了。



咦……这个酒店连卫生间的大门都这么华贵吗……雪女摸着手下细致的雕花和温厚的木质,有点犹豫地想着。


还没等她想明白,门口的服务生带着笑扫视了她一眼,伸手替她打开了门。


身后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完蛋了。


评论(4)
热度(75)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