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ABO/狗雪] Strelitzia(五)

超龄儿童快乐游园(。

----------------------------------------


到了周末那天,雪女来到游乐园的门口,却没有见到大天狗。

因为她家离游乐场较近,所以她干脆自己搭了地铁过来,她猜大天狗大概是还没有到,所以便站在树荫下等候。

刚刚站定,却看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向她奔来,她略微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他向她挥了挥手。

是大天狗。

他脱下了严肃的正装,换上了简单的白t恤,阳光传过树枝投下细碎金斑在他身上,看上去不像办公室那个威严冷静的总裁,倒像是个清爽干净的大男孩。

他手上拿着两张门票,站在雪女面前。雪女感受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同样也带着一丝惊讶。

她穿了一条白裙,简洁的一字领露出漂亮的锁骨,裙上一层层的雪纺消去了平日巨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而带上了几分温柔。

她觉得耳根有点发烫,忍不住开口道:“我们进去吧。”

大天狗点头,和她并肩走入大门,忽然觉得两人这样似乎过于亲密,便稍稍拉开了距离落后半步,过了一会,他却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把距离拉近了一点点,

二人均是未曾与人如此相约于游乐园,便都低头沉默,像是要掩饰羞涩一般向周围打量。

今天是个好天气,夏风轻柔,天色碧蓝,一大朵一大朵柔软的白云浮在天上,让整个游乐园看上去如同童话世界一般。身边走过的人们脸上都带着笑容,毛茸茸的大型玩偶在其中穿梭,四处漂浮着彩色的气球。

他们不由得被这欢乐的气氛所感染,雪女看向远处童话一般的城堡,不由得开口道:“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公司杂志要在这里取景拍摄,工作太忙没有留意四周,现在看真热闹。”

大天狗忍不住也微微带了笑意:“我还没来过这里。”小时候家里管束严格,长大后工作也繁忙,他一直没机会来这样的地方。

游乐园熙熙攘攘,那些热门项目排起的长队像泡泡糖卷一样,乌泱泱卷成一大盘,雪女和大天狗也没去凑这个热闹,只是挑了些小项目玩。

他们就这样慢慢地逛着,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大天狗悄悄看了雪女一眼,忽然想起好奇起他这位向来波澜不惊的助理惊慌起来是什么样子,忍不住开口:“要不要试一试过山车?”

雪女闻言看过去,大概是尖叫声太过吓人,这个项目排队的人并不算太多。

她想了想,点点头:“好啊。”

扣好安全锁,过山车缓缓驶出展台,速度渐渐加快,冲上高处轨道后在半空忽然卡住,雪女只看见游乐园仿佛缩小成了一张立体地图,平铺在下方,她只来得及倒吸了一口凉气,失重感蓦地袭来,过山车仿佛坠落了一般向下呼啸猛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私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回荡在游乐园上空。

雪女手心紧张得沁出了汗,攥紧了扣在身上的安全锁。

然后——望向身边放声尖叫的大天狗。

丢人丢大发了。

那一个瞬间大天狗如是想着,觉得心里凉凉。

走出站台的时候大天狗步履尚有些不稳,原以为他纵横商场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没想到心理上的强韧碰到人类本能还是败下阵,这大概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吧。

这种心理安慰完全不能起作用啊!

大天狗感觉自己身为alpha上司的尊严随着自己的尖叫已经消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雪女没想到她的上司这一瞬间心中纷繁念头如同弹幕一样在脑海飞速掠过,只是关切的问:“大天狗你还好吗?我去给你买一支水吧。”

说罢她便转身,脸色平静目不斜视步履稳健地——走向了路边的路灯柱。

“雪女等一下!”

话音刚落,雪女嘭地一下撞了上去。

大天狗赶紧冲过去扶,看见她苍白的脸色。

大天狗:“……”

雪女:“……”

 

“……走吧。”

“……好。”

于是两个幼稚的成年人捂着自己受损的自尊心,相互搀扶着晕头转向地离开了。

 

不过这样下来,两个人之间那种淡淡的尴尬也消散了。雪女偷偷看了一眼大天狗,发现她低着头,脸上不自在地有点泛红。

……有点可爱。

她一边走着,一边默默地想。

“雪女。”

她一惊,以为大天狗发现了她的想法要扣她工资,她下意识笔直站好,正要开口解释。

“你在原地等我一下。”

雪女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匆匆地跑远,又匆匆地跑了回来,手上多了两支雪糕。

“以前偶然听三尾狐提起过,你喜欢吃雪糕。”他笑着分她一支。

她怔了一怔,抬头看向大天狗。阳光正好,洒在他身上,他俊秀的脸上微微地沁出了些汗,手上举着的雪糕冒着甜丝丝的凉气,身边走过的那些装扮可爱的女孩子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而他眼中只倒影出自己。

她向来都是对情爱看得浅淡,据说世界上能遇见真爱的概率不过是三十万分之一,就算是那些世人公认最有可能一生一世的ao搭配,里面又有多少是依靠了身体上的标记成结才能一直在一起?更何况一个alpha能标记无数个omega,但Omega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这样不对等的关系,很多时候明面上似乎是一种保证,实际上却无异于束缚。

倒不如beta没有发情期也没有信息素,很多时候更为自由。

在雪女眼中,那些痴狂火热的爱情,不过是信息素引起的化学反应,一种只要恰好碰上,无论是谁都能触发的一种幻觉。

但是现在——她惶惑地看着大天狗,他明明没有处于发情期,但她却莫名闻到了一种味道,浆洗过的白t恤,阳光照耀的气息,冰淇淋香甜的味道,路上走过的孩子手上举着烤好的热狗散发的香气,它们交织在一起,暖融融的包裹着她。

——如果说曾经的那一个晚上是欲望的作祟,工作的相处是纯粹的钦佩。

那么之前接受邀请的那一个瞬间,和此刻,心中怀有的情感又是什么呢?

雪女迟疑地把雪糕接了过来,咬了一口。

凉的,甜的。

大天狗平日凛然的眉目略微含笑,不甚明显,却又无法忽略。

她觉得心跳忽然停跳了一拍。

 

在欢乐和喧闹中,城堡巨大的时钟仿佛也装得快了许多。像是不经意间倾倒了一杯颜料,碧蓝的天空渐渐染上粉色,而后阳光变得柔和,云朵和游乐园都沐浴在夕阳中,带着厚重而绮丽的颜色。

“天色不早了,准备走了吗?”

雪女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游玩指南:“再等等吧,这里说晚上七点会有烟火表演。”

“好。”

大天狗开口建议:“我们去坐一下摩天轮?”

 

摩天轮的座舱门一关闭,空间好像一下子就狭小了许多。原先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感觉还算是宽裕,但是此刻仿佛近得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雪女有些不自在地动了一下,不知怎地一不小心和大天狗的脚尖碰了一下。她动作一僵,尴尬地转过头去,假装在看座舱外风景。

明明在这之前玩闹时两人试过比这挨得近多了,可是不知为何此刻他们仿佛两个绷紧了琴弦,小心翼翼地不要被触碰,又有点小小的好奇和希冀,好奇若是轻轻被拨动,会震颤碰撞出怎样的共鸣。

大天狗不甚自然地咳嗽了一声,也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投出窗外。

 

纵然后来过了很多年,他也没能忘记这一刻。

摩天轮缓缓旋转,小小的座舱越升越高,升到半空中时,天地寂静无声,夜色静悄悄地笼罩大地,天空的色彩每一秒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明亮的金红色,朦胧的粉蓝色,温柔的烟灰紫,深沉的群青色,一层层地染了上来,一瞬间这天地仿佛都是一个颜料缸,染得人的心情也随着这水波轻微地荡漾。

游乐园的灯已经亮起来了,那些万千细碎明亮的灯火,让他想起了他送她回家的那一个晚上,灯火映着她的笑,让他的心无端的柔软。

正如同此刻,他觉得内心如同这夜色,舒展而宁静。仿佛童话的花园,七彩的旋转木马,高入云霄的过山车,一天的打闹玩笑,让他暂时远离那些诡秘的商场风云和沉重的家族期望,像是潜泳过久的人将头探出了海面,长长地,长长地,换了一口气。

这一阵子他的工作尤其的繁忙,总部的高层——他的母亲,忽然调整了这片区的管理结构,准备安排多了一个和他平起平坐的负责人,而他问起原因时,她只是微笑着说:“你该花点心思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明白话中意思,他身边年纪相仿的人,大都结了婚,连孩子都有了,再不济的也带上了订婚戒指,而他依然是单身汉俱乐部金卡会员。他也明白家族企业的未来的继承人需要从小培养,越早越好,这样才能有足够长的时间进行教导磨练。

他也在或明显或隐晦的安排下见过了不少人,那些omega,都有同样的年轻美貌,同样的知书达理,同样的家境显赫,同样的温柔小意,仿佛浑身上下都印着“完美的贤内助”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但是——那些Omega再完美,不知为何在他眼里也只是温室的漂亮花朵,美则美矣,和他关系不大。比起呵护玫瑰的小王子,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密林中的骑士,柔弱的公主再美丽,也不如追随在他身边的魔术士,在他冲锋陷阵时给予他支持,就像——

他的目光落在雪女身上,她此刻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微微地垂下了眼,她那一双眼本是生得清亮又锐利,但是此刻被纤长的睫毛遮了去,落下一小片阴影来,柔和了眉目,让人无端的觉得温柔可靠。

这样的神色他见过很多次,在她面对突发状况沉思的时候,在她面对客户忽如其来的刁难的时候,在她面对他繁杂的日程安排飞速敲打键盘的时候。很多时候,她就是用这样的神色站在他的身后,有条不紊地处理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他忽然听见心中有什么东西忽然响了一声。

是弦吧,大概就是那一个心弦被拨动了吧,那无形的手轻轻抚过那一根已经蒙尘许久的弦,琴声生涩,又带着幽微的一点欢喜。

后来他才明白,人们把这一刻的感觉称为心动。

他们的座舱升到了最高空,被繁复花纹缠绕的金色时针缓缓移向罗马数字七,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了口。

“雪女,你愿不愿意,像现在一样,一直在我身边?”

他的心跳忽然跳得快了许多,在他的目光中她睁大了眼睛看他,唇边似乎有点清清浅浅的笑意,她微微动了唇,好像要说些什么。

忽然他看见她双眼中倒映出金色的光点,是烟火。越来越多的金色光点飞上天空,接连绽放出光华夺目的花朵,点亮了深沉的夜色。地上的灯火与天上的烟火一同,照耀出一个光彩璀璨的世界。

而他觉得他的心这一刻如同烟火碎落的光点一起,慢慢地向下坠落。

在烟火绽放的那一刻,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他听得分明,看得也真切。

“是烟花啊。”

她只是轻轻地说了这一句话,然后把头转向了窗外。

 

东风吹落星如雨。


tbc.

--------------------------------------

大天狗坐过山车尖叫其实没啥丢人的,之前去游乐园看见过一个浑身肌肉纹身的猛男下来后抱着旁边的柱子干呕(……



评论(6)
热度(64)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