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ABO/狗雪] Strelitzia(六)

我说现在才要进入主线你们信吗(。

---------------------------------

回去的时候雪女再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将脸转向窗外,城市的灯火从窗边飞掠而过,她的脸也随之晦明变化,仿佛在思考着些什么,又仿佛只是漠然地坐在那里。

下车的时候,她对大天狗点点头。

“再见。”

大天狗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

但是此刻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他把嘴巴张开又闭上,最后咽了一口唾沫,才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语气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带着点失落。

让人无端想到一个被抛下的小孩子,委委屈屈地拉着你的衣角,惴惴不安地询问是不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她身形似乎一顿,却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抱歉。”

大天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自己整颗心像被人揉成一团的布,扔到了滚烫的柠檬水你,由内而外都是酸涩的汁液。

向来商场如战场,充斥着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兵戎相见,但是却有没有战场厮杀那般只见刀枪的单纯,在尔虞我诈中摸爬滚打,他也尝试过挫败,尝试过无奈,尝试过沮丧。但是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的背影渐渐隐入黑夜中,就像飘雪的冬日里的那些纷飞的雪花,他想要伸手去接,却发现它们一落到他的手心就融化了。

就算明知它从来都不属于自己,但是看见在它真正消失的一刻,内心还是涌上难以言说的难过。

 

 周末过后,开始上班的第一天,雪女没有来。

第二天,代班的临时助理来了,雪女没有来。

第三天,雪女的辞职报告来了,由人事部的主管安倍晴明代为转交,本人依旧没来。

大天狗有点郁闷。

辞职报告一交,临时助理便转成了正式助理,正式助理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之前也干过助理的活,所以处理事情来也还算有条有理,但是大概是第一次担任总裁的助理,对一些事情不是很熟悉,偶尔还是会磕磕碰碰地出点小毛病。

一切都和平常一样繁忙而有序的进行着,雪女的离开对公司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不过是一台巨大的运转机器上的一颗小小螺丝,掉落了自然会有新的去代替。

大天狗也强迫自己将注意力完全投入进工作中。这座城市和公司一样是精密运转的机器,从不因其中的悲欢离合而停止自己飞快运转的齿轮,夏日的炎热渐渐消散,人行道上的银杏叶开始逐渐变黄,秋天快到了。

秋天的到来标志着公司新季度的杂志周刊也快要面世了,确认杂志风格,约谈投资方,制定公司新季度发展计划,再加上公司日程安排的空降新总裁即将到来,工作的安排清点也加紧了步伐。

每天忙忙碌碌天南地北的飞来跑去,竟然也有一点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觉。

大天狗喝了一口凉掉的咖啡,翻看手上新一期的财务报表,却发现这是上一个月的报表。

他皱眉:“我要的是当月的报表。”

“啊……啊!”小助理慌慌张张地小跑过来看了一眼,“boss对不起我拿错了!”

大天狗看她一眼,她的眼中已经因为惊慌蓄起了泪花,看上去湿漉漉地很是无辜失措的样子。其实她犯错误也不过是一点小错,那些懂得怜香惜玉的alpha看见她柔弱的样子之后多半都会心软,当做是可爱小姑娘犯的小迷糊一笑而过便算了。

可是不知道怎地,大天狗莫名觉得心里头有点堵得慌。

“要是雪女在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他忍不住怎么想着。

然后觉得心里更堵了。

小助理旋风一样冲回办公桌翻找,又旋风一样地冲了回来,眼泪已经快要决堤了:“对……对不起……我找不到那份文件了。”

“去财务部领一份新的,”大天狗连眼皮都没抬,冷冷地说:“顺便告诉他们你这个月的奖金扣20%。”

“是……是的。”

Alpha的怒气即使经过了刻意的克制也依旧让人喘不过气来,小助理眼泪汪汪,胆战心惊地抬起头看了自家boss一眼,发现他英秀的浓眉已经拧在了一起,双唇抿成阴沉锋利的线条,脸色比身上的黑西装还要阴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小助理大气也不敢出,眼泪鼻涕全憋了回去。

“QAQ boss好可怕啊。”

她夹着尾巴溜出了办公室,忍不住给好朋友发了一条消息。

她惊魂未定地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又发了一条。

“QAQ感觉今晚要做噩梦了。”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噩梦级别人士的大天狗依旧皱着眉头。翻看着手头的文件,最近文件有点多,雪女在的时候会把他们按照重要程度排序,在需要的前一天一份份送进来,现在她不在了,所有需要看的文件全部堆在桌子上,看起来乱七八糟的。

手边的咖啡也冷掉很久了,现磨的浓咖啡在放冷以后会有沉淀在杯底,所以雪女一般都会掐着点进来,给他换一杯新的。

她做事的风格就和她的人一样,安静而果决,很多事情他还没有意识到,就已经被她不声不响地处理掉了。她处理得自然而迅速,让大天狗已经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但是在她忽然离开之后,仿佛是夏日少了扑面而来的凉风,冬日少了漫天飞舞的雪花,看上去似乎和平日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心里却有点空落落的。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EIM,雪女和他的对话停留在半个月前,辞职之后她已经不需要发工作消息,灰色的头像已经沉到了通讯记录的最下方。

“你最近好吗?”

他在对话框输入这一句话,在发送前想了想,退出EIM,又戳开了源博雅的对话框。

源博雅是他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当年在大学里放眼望去皆是牛扒共培根一色,奶酪同沙拉齐飞,只要他和同班同学源博雅两个人手握筷子眼含热泪遥望东方的故乡。

久而久之两人约饭约熟了,也就成了朋友。

他的家境和大天狗相似,据说还和日本皇族那边有点关系,热爱弓箭的钢铁直男一个,活脱脱大写的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本来大天狗一点也不想向这位同为单身汉俱乐部会员的好友询问恋爱问题,但是想到他这位朋友正好有一个妹妹,二八少女正值青春年少,说不定身为的哥哥的他也耳濡目染,对少女心思也略知一二。

抱着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大天狗发了一条消息:“源博雅,我好像进行了职场骚扰。”

那边立马回复了一个“???”

过了一会源博雅又发了一条:“谁骚扰你了???”

大天狗忍不住也回了一个:“???”

“不是我被骚扰……我好歹也是个总裁……而且还是个alpha……”

“你去骚扰别人?不是吧……我记得咱们上大学的时候你可是被omega追着跑的。”

“她不是omega……是个beta,我的助理。我半个月前约她出去……试探了一下……然后第二天她就不来上班了……”

“你是不是吓到人家了?我和你说,别学太多霸道总裁的套路,那些什么壁咚强吻,酒后乱性,不由分说给别人披衣服,放在现实生活里面看着就和性骚扰似的。”

“我不是我没有……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神乐最近学习成绩下降,我收缴了她一抽屉的小言情。”

“……然后你这当哥的全看完了吗。“”

“也不是吧……我也就看了一两……我要去练箭了!”

心虚的源博雅飞快地结束了谈话。

大天狗想了一下,忽然觉得不对。

壁咚强吻……酒后乱性……不由分说给别人披衣服……这不就是他干的事情吗?!

没戏了。在她心中也许自己就是一个仗着职位骚扰助理的上司而已,说不定她就是为了躲他才辞的职。

“boss……这是新的财务报表……”回来的小助理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他没有答应,小助理手里捧着文件欲哭无泪,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她面前的男人阴沉着脸色,却已经没有那种那种被怒气包围的感觉。办公室静得能听见空调运转隆隆的噪音,经过柔和处理的LED灯落在他身上,百叶窗帘轻轻摇摆,投下一道细长的黑影在大理石地砖上,看上去他竟然有一点点的……落寞。

小助理大着胆子将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一溜烟跑了。

他没有去理会,放在桌子下的手攥紧了拳头,又一点点缓缓松开。

然后他点开雪女的头像,那句话还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看了半晌,沉默着敲击backspace,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了。

五个半的字符格,不过占了电脑屏幕丁点儿大的地方,但是删除后他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好像有什么东西也一并进了回收桶被清空删除。

就这样吧,那就不要再打扰她了。

 

工作变得繁忙,时间也好像也流逝得格外快些。起初街道上的微微泛黄的银杏叶,现在已经变成亮眼的金黄色,一片片扑满了人行道,被秋日阳光照耀,好像整条街道都亮堂起来了。

大天狗打开车门,被这晃目的颜色刺激得稍微眯了眯眼睛。

他整理了一下长风衣的下摆,走入公司大门。

夏日已过,空调却依旧开着,再加上公司的整体造型都是以冷色调的玻璃钢材为主体,刚刚从金灿灿的阳光中走入的人冷不丁感受到一份寒意。

大天狗却不甚在意,只是侧头向身边的助理询问:“斯诺先生到了吗。”

今天是新任总裁上任的日子,助理自然不敢放松,小心地回答:“斯诺先生那边也已经到公司了。”

大天狗点点头,公司有多个总裁的情况在国外其实很常见,只是他向来自傲与自己的工作能力,所以一直是自己兼任总裁和CEO两个职位,现在董事会空降了一个新的总裁,虽然他依然担任总裁和CEO,但是手上的工作却结结实实的被分走了一大半。

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他担任董事长的妈是什么意思,削权的不可能削权的。公司虽然有董事会,但是极大一部分股份还是结结实实地掌握在他家手中,是明明白白的家族企业,他也是毋庸置疑的继承人。

他妈这么做,不过是在提醒他,别玩命工作了,该给别的事情操点心了。

这件事他一开始是拒绝,但是后来偏偏又遇见了雪女,他却又忍不住去想,放下工作,多点时间去和她在一起,似乎也挺好的?

对自己要求严苛时刻克制清醒的alpha,人生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工作路上的总裁大大,偏偏好死不死的当年就对着她进入了发情期,好死不死的恰好就招了她做助理。

好死不死的,就这么,栽了。

这大概就是命吧。

可惜他向来沉迷工作无法自拔,这辈子谈过的恋爱也没几次,这颗纯情少男心刚刚怦怦跳起没多少天,就被人家看也不看一眼的丢进了冰柜里。

 

这些乱如麻的心事在他心头如同鸽群扑啦啦盘旋而过,又在一瞬间被他强自压下,正准备开口交代几句,却忽然听见又熟悉的脚步声想起。

哒、哒、哒。

高跟鞋的鞋跟清脆地敲击地面,节奏快速而有条不紊。

是她吗?

他微微一偏头,看见白色风衣飞扬起的衣角。

然而还没来得看清,身边的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门,白色风衣一闪便进入了人群中,走进了电梯里头。

他心头疑惑,表面却不动声色地入了旁边另外一台总裁专用的电梯。

毕竟当务之急是等会高层和新总裁的见面。

斯诺这个人大天狗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在工作交接是有简短的工作邮件交流,在邮件寥寥数语中感觉是个极冷淡极自持的人,他的邮件大都精炼而专业,看上去事先对公司事务做了一定了解,大天狗猜测他大概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瘦削的中年人,拥有沉稳的气质,也拥有铁血的手段。

这种人不适合当朋友,但是也最好不要成为敌人。

在他思索时,电梯已经缓缓上升,到达了43层的会议室,大天狗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刚刚好。

电梯门同时打开,大天狗走出电梯,看见身旁出现的,正好也是雪女。

他又一瞬间的惊讶,但是这惊讶转瞬间便被压如心底,他假装没有看见雪女,不动声色地走向会议室。

雪女却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样的情景陌生却也熟系,曾经有无数次他们都是这样站在一起,雪女怀抱着记录本和文件,安静地跟在大天狗身后走入一间间不同的会议室。

他有一瞬间恍惚,终于忍不住看向雪女,用眼神询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雪女却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与他擦肩而过,面色如常地走向会议桌的另一端,新任总裁的座位。

随着她的入座,会议室的玻璃墙缓缓有无数细密的金属纹络亮起,整块玻璃渐渐变成不透明的白色,隔绝了外界的干扰。

她十指交叉放在桌上,不动声色的扫视了四周一眼,脸上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清浅笑意,矜持而冷淡的开了口。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上任的总裁雪女,你们也可以叫我Snow。”

然后她如玻璃珠一般淡漠的双眼转动,目光落在对面的大天狗身上。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大天狗先生?”

tbc.

--------------------------------------

其实本文是冰山总裁雪女和纯情单身汉大天狗的故事(。

评论(14)
热度(60)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