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ABO/狗雪] Strelitzia(八)

今天的雪女也依然在加班。

虽然作为助理的时候已经对这些工作有了了解,但是真正处理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有一些吃力。特别是现在刚刚上任,公司上上下下的眼睛都在注视着她,好奇的不满的嫉妒的蠢蠢欲动的,稍有差池便会议论纷纷。

她心里知道自己此刻如立钢索,万丈深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眼睛,只等她一脚跌落,万众欢呼喝彩。

其实他们未必对她这个人有什么恶意,只是人们难免都爱看戏,但是人生大多平凡无奇,人们只好遇不到就去创造,而她恰巧站的位置太高,自然而然就成了大家的戏。

不知道大天狗第一次做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是什么光景?是否也曾这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应该不会吧,他天生就是alpha,又有家族的支持,站在这个位置上是众望所归毋庸置疑,必然不会像她这般战战兢兢。

但是,是否这样的众望所归也会给他更多压力,他是否曾经像她这样,在加班的深夜里对着电脑屏幕茫然发呆?

 

忽然传来“叩叩”的敲门声,雪女忽然回过神来,暗笑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她抬起头:“进来吧。”

 

走近办公室的是一个雪女最近颇为面熟的职员,说他颇为面熟,是因为他最近给雪女提交了好几份方案。

却都被否决了。

大概是那种有上进心却缺乏相应的能力的人。雪女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想到自己驳回他的提议时似乎也有点过于冷酷直白,不由得努力和缓了一下语气:“怎么了?”

 

“没事没事。”他脸上挂着笑,递上一杯茶,“,就是那个啊……今天你给我方案提的意见,我觉得很有道理,过来谢谢您。”

“嗯。”雪女接过茶,将它放到桌上,“还有事儿吗?”

“没了没了……”他摆摆手,“就是觉得晚了总裁您还在加班,怪累的,您早点休息啊。”

“嗯,我处理完手头工作就走。”雪女并不喜欢有人干涉她的事情,轻轻皱了一下眉,随口敷衍道。

“好……那您先忙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雪女终于做完了手头最后一项工作,走出了办公室,整层楼只有她这一间办公室还亮着灯。

大天狗也走了吗?她看了一眼黑黝黝的大天狗办公室,心里觉得有些空荡荡。

 

真是莫名其妙。雪女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他。

是愧疚吧。一定是的。

 

第二天雪女是被助理的连环夺命call给call醒的。自从她大学毕业之后已经许久没有“享受”到这种疾风骤雨般的连续呼唤,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她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每天都忙着帮三尾狐从她乱撩来的烂桃花面前逃走的青葱岁月。

 

她闭着滑动接听键,很平静地问:“你又失恋了?”

回答她的却不是三尾狐,而是是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总裁!快回公司!”

 

雪女赶到公司的时候,天才蒙蒙亮,公司的人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她一进来就感觉到办公室气氛不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了她身上。

那些目光仿佛有实质一般,压得她的心沉一沉。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人说话,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大天狗,而大天狗沉默的把目光投向她。

“咳咳,”是三尾狐先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雪女,我们新季度的杂志方案被抄袭了。”

她用目光示意:“发现的人是原先生,你应该见过。”

被称呼为原先生的正是昨晚的那位职员,他手中拿着一本杂志,见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他,便把手中的杂志扬了扬。

“不错,我今天早上路过报刊亭的时候看见的,对方剽窃了我们的创意,而且抢先发表了出来。”

“所以你们是在怀疑我吗?”雪女挑挑眉。

“我真希望不是您,雪女小姐,您曾经给过我的方案许多指点,虽然有些时候有点不近人情,但是我一直十分尊敬您,没想到您却做出这种事情!”

 

雪女深吸了一口气:“那为什么一定就是我呢?很多人都经手了这份文件。”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取出这份文件的权限!雪女小姐,您不是忘了吧?普通职员只能在公司局域网内打开这种级别的文件,只有总裁才拥有权限将他们取出!”

“请恕我无礼,不怀疑您,难道要怀疑大天狗先生吗?这可是他家族的企业!”

 

耳边响起切切察察的声音,是身后的人在交头接耳。

“是啊……”

“我说吧……她就是……”

“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没想到啊……这真的是……”

那些话听不真切,却像一把芒刺,密密麻麻地扎在雪女背上。

 

“安静。”大天狗做了一个手势,“与此事无关的人都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去。”

他将目光转向雪女:“雪女,你怎么解释?”

 

“那份泄露的文件,来源确实是我这里。”

一片哗然。

“不过,那根本不是什么新季度的创意,而是前年的秋冬季杂志的旧方案。”

“你没印象的话,那就请我们对文字过目不忘的书翁先生来看一看。”

熬夜写稿的编辑部主编书翁正混在人群中打瞌睡,被雪女忽然点名下意识打了一个激灵。

“唔……”他从那位原姓职员的手中取过那本杂志,修长的手指哗啦啦地翻动书页,“确实,是前年的杂志内容。”

 

“原先生,你知道我将这份文件打印了出来准备出差路上看,但是你难道真的觉得我是那种把机密文件随手放的人吗?”

“我……”

“下次再做这种事情,麻烦先调查仔细,原先生,”雪女脸上带着浅浅的一层笑,冷得像冰河上的一层薄冰,“还有我的助理。”

“您,您说什么?我不明白……”

“知道我打印了这份文件,能在我离开之后打开我办公室的门禁的人,只有你了吧?”

“我没有……”被她点出的助理紧咬下唇,眼中泪光点点,“我只是一不小心把门禁落在桌子上……被他偷拿走了……”

“我不关心是什么理由,如果我没有锁好那一份文件的话,你的疏忽已经造成了公司的损失。”

“大天狗先生,”她将目光投向大天狗,“遇上这样的事情,公司应该怎么处理?”

大天狗沉吟片刻:“开除并要求支付赔偿金,加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人事部和法务部处理了。”

“嗯,就这样吧。”

 

“雪女!”

正准备离开时雪女被他叫住。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吗?”

雪女有些奇怪的看他一眼:“不想。”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大概是明白了自己已经没有在这里待下去的机会,他双目赤红,额头青筋暴起,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我不是说了我不想……”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方案说三道四!我在这个公司辛辛苦苦干这么久,也不过才混到这个位置!凭什么你一来就可以爬得比我还高?!”

“公司提拔人才不看备份,而是看能力。”雪女表情冷淡。

“能力?你一个beta和我这个alpha说能力?谁不知道alpha天生数量稀少,能力优秀,是社会的领导者,你一个beta不好好做中层工作,跑上来和alpha抢什么资源?”

“不过啊,有一样能力我是真的不如你,一个beta能爬到这个高度,怕是受了那些高层的alpha的不少‘照顾’吧?”

“够了,原先生。”大天狗沉着脸打断了他,“你已经被开除了,再这样失态的话,我就要让保安请你离开了。”

他环顾四周:“还在这里看什么热闹?工作做完了吗?”

 

围观的人群像鸟雀一样哗啦一下散开,在大天狗的注视下不敢再出声,纷纷缩着脖子把自己埋在了格子间里。

键盘敲击声,消息提醒声此起彼伏,轻微又嘈杂,公司回复了平日的秩序井然。

“雪女。”大天狗叫住她。

雪女像是没听到,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大天狗打开门时,看见雪女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发呆。

他走过去:“你还好吗?”

“我没事。”

“为什么不告诉我?”

“事发忽然,我也没想到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大天狗摇摇头,“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公司很多人都对你有偏见?”

雪女依然看着窗外,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反射着阳光,像是有无数把闪着光的利刃刺向天空。

“我不知道……”她收回目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膝盖,“因为这种小事情就麻烦别人……会显得很没用吧?”

“为什么这么说。”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天生的性别一定要和社会的分工有关系呢?为什么一定要规定什么适合alpha做,什么适合beta,什么适合omega呢?”

“从小我们就被灌输abo的蜂群理论,alpha是领导者,beta是劳作者,omega是生育者。”

“从小到大,每当有人想要挑战不同的社会分工,总会被人们循循告诫,说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符合生理条件的,这是不符合秩序的。”

“无论是比赛还是工作,都有一条线划在那里,有些专业划定abo性别比例,有些工作规定alpha优先录取。”

“就算作为beta或者omega的人有幸挤入,也会被人窃窃私语讨论这背后是否有黑幕,或者被‘好心’地劝导应该回去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领导,劳作,生育,都是神圣的工作,但是难道每个人都一定要去完成这些工作吗?”

“有些时候我真的不明白,隔阂在abo三个性别之间的透明的高墙,究竟是性别差距的先天原因,还是人们后天的偏见。”

 

“所以,雪女,你后悔挤进这残酷的战争了吗?”

大天狗注视着她的眼睛。

“不可能,”她斩钉截铁地说,“我这么拼命,就是要证明,我想要做到的,我一定会努力做到。”

“只要我站得足够高,终有一天高墙会在我的脚下。”

 

大天狗笑起来:“你说得对。”

他取出一个纸包,递给雪女:“给你的。”

“什么?”

“你的早餐,我猜你今天早上一定会不吃早餐就赶过来。”

她接过纸包,是她爱吃的素类三明治,从包里取出来的时候,温度刚刚好。

“你当时就不怕自己是给叛徒买了早餐吗?”

“不会,”大天狗看她,眼神温柔,“我相信你。”

“当我第一次在会议室遇见你的时候,其实我确实很震惊。后来我看到你两份不一样的简历的时候,我也怀疑了你。”

“但是后来我发现,你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强,总部将你调到这里,也一定足够信任你。”

“但我之后还是对你不冷不热的原因,说实话,请原谅我,我也是从小就被灌输了蜂群理论的人之一,当我发现你,一个beta助理,我心目中理所应当成为我忠心的支持者,追随者的人,忽然一言不发的消失了,再出现是已经忽然到了和我平起平坐的地位,我的心中的感觉是……有点一言难尽的。”

“大概是一种……震惊、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吧,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alpha作为强者,理所应当给予beta、omega这样的弱者尊重和保护。直到遇见你之后,我才发现,这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你不是战士身后的需要保护的弱者,而是能与我并肩的另一个战士。”

“雪女,我现在再问一次,你愿不愿意,一直在我身边,与我并肩继续走下去?”

雪女看着他,没有说话。

又是这样的安静,与摩天轮那时一模一样,她将目光投向窗外,晨曦洒满她的脸庞。

良久,她转过头来,眼中落满了阳光。

“好。”


tbc.

-----------------------------------

预计下一章完结

评论(2)
热度(47)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