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看山,城头看雪。

[ABO/狗雪] Strelitzia(完结)

“雪女,我现在再问一次,你愿不愿意,一直在我身边,与我并肩继续走下去?”

雪女看着他,没有说话。

又是这样的安静,与摩天轮那时一模一样,她将目光投向窗外,晨曦洒满她的脸庞。

良久,她转过头来,眼中落满了阳光。

“好。”

“雪女,如果你累了的话,我就在这里。”

“你也是。”

 

十一/

大天狗稍微偏了一下头,看见雪女已经睡着了。

她坐在离大天狗一人远的位置上,歪头靠在椅背上,没有化妆的脸显出眼下青黑,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他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大天狗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起身走到远处接听。

 

“什么事?”

“你忘记我之前你说的那个约会了吗?”

“公司出了点事,脱不开身。”

“方案剽窃的事情?我听说不是已经解决了吗?现在立刻回来,剩下的事情让雪女和法务部处理,别让人家久等了。”

“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暂时抽不出时间。”

“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替我向那位omega说声抱歉,母亲。”

 

大天狗挂了电话,走回沙发。

他脱下西装外套,貌似不经意地挨着雪女坐下,让她歪着的头恰好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把外套披在他身上。

平日雪女总是一副冷若冰霜高岭之花气场全开的样子,让人心生敬畏不敢接近。此刻她熟睡之后才显出柔弱的样子,垂下的眼睫毛长长的,像天鹅的翅尖一样泛着光泽,让人很想摸一摸,却又不忍心触碰。

上次看见她沉睡的样子,还是很久以前在B市的那一个早上。

大天狗忽然想起曾经那个早安吻,忽然脸有点红。

“如果可以的话,”他默默地想,“真想每天早上都能看见这样的她。”

 

也许是最近熬夜加班太多,雪女这一觉睡得有点久。她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大天狗的下摆和他的衬衣——她竟然靠在大天狗的肩上睡着了!

虽然他们俩的关系好像刚刚才更进一步了,但是这发展是不是有一丢丢快啊!而且还是在公司的上班时间这个样子被员工看到要怎么以身作则啊!

内心开启弹幕模式的雪女像一根弹簧一样飞快地弹起来,恢复正襟危坐的模样。

正在闭目养神的大天狗也睁开了眼睛:“这么快就醒了?”

一点都不快了啊!雪女心中哀叹着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睡了大半个小时,估计被下属看到是没跑了。

“那个……我……我没做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没有,”大天狗表情认真地答,“至于被口水湿透的衬衣什么的请不要在意,我会更换的。”

“……!”

雪女没有说话,但是大天狗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少有的震惊,难以置信,以及生无可恋。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我逗你的,你的睡相很好。”

雪女松一口,过了一会又很不放心地问:“真的?”

“真的。”大天狗表情诚恳。

“那就好……”她放下心来。

“不过……”

雪女的心重新被吊上了公司顶楼:“不过什么?”

“你太瘦了,靠在我身上像片雪花似的没什么重量。”

 

雪女的心放回了原处,难得笑了起来:“对于职场女性来说,轻得像片雪花是一种称赞。”

“不行,”大天狗断然否认,“这是很不健康。”

也许是得到了雪女那一句应允,大天狗心中的纠纠结结一扫而空,甚至开始得寸进尺了。

雪女看他一眼有点不习惯他的转变,但是也不反感。

“你以为能塞进掐腰套裙的身材是天生的吗?”她有点好笑,“而且作为时尚品牌,公司对员工的体重也是有要求的。”

她蓝眼睛不笑的时候是剔透的寒冰,笑起来竟然像是温柔的春水,一瞬间大天狗竟然被她的笑晃了神。

回过神来后他自觉丢脸,赶紧说:“那就让公司最近方向转向微胖市场。”

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雪女却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这也不错……现代人越来越讲究健康,微胖界确实是个不错的方向。”

她越想越觉得可行,忍不住站起来往办公桌走。

“你这就抛下我去工作了?”

大天狗板起脸,自以为说了一句很霸道总裁风格的话。

雪女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脸上微微带笑:“你在撒娇吗?”

 

大天狗:“……”

霸道总裁人设安错地方了吧!

 

十二/

接下来的几日大天狗手上的工作忽然变得多了起来,所以她和大天狗并没有什么机会腻腻歪歪——这是三尾狐的原话。

“我哪有,”雪女很不满地将一颗小番茄送入口中,“我和大天狗在公司都是日常工作交流。”

“是是是,你和大天狗都是口头上正常工作交流,眼神噼里啪啦跟放电似的,”三尾狐割下一块牛扒肉,“这可是明目张胆职场恋啊,总裁大人,行行好,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一群单身狗呗?”

雪女有点心虚地岔开话题:“你怎么算单身狗了,你之前不是和一个beta在一起了吗?”

“分了。”三尾狐喝了一口柠檬水,答得很是干脆。

“抱歉……”

“没事,”三尾狐鲜红的指甲很无所谓地在杯壁轻敲,“我们是和平分手。”

“为什么?”

“他觉得没有安全感吧……毕竟大多是beta都是选择和另一个beta结合的,我又是这样的性格,他可能担心感情敌不过信息素吧……不过没关系,反正是好聚好散,天涯何处无芳草嘛。”

话虽然这么说,雪女却看见三尾狐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三尾……”

“没事儿,”三尾低头继续奋力割牛扒,“真的。”

尽管她是真的动了心。

 

第二天就是周末,雪女难得地给自己放了一个假。

她平时工作忙,不是在外头出差应酬就是在公司加班,很少回家吃饭,所以也没有请做饭阿姨,只是请了钟点工平日代为打理。

但是今天难得放假,她也不想在饭店解决吃饭问题,索性出来自己买点菜自己做饭。

生鲜超市里的蔬果都是从郊外直接送过来的,水灵灵的很是新鲜,让人看着就想起某位诗人的诗。

“红萝卜、绿豆芽、青瓜,也新鲜得让你想起自己还是个单身汉, 而拥有一个家庭的幸福感似乎已触手可摸。”

一个家庭……她不知怎地就想到大天狗围着围裙在颠锅炒菜的样子……不了,怎么想他都不会是会做饭的人……还是我来做饭让他洗碗吧……

于是雪女又脑补出大天狗在洗碗池旁边满手洗洁精泡泡的模样……不过说不定到时候他们会买洗碗机?这样的话……

 

“雪女姐!”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雪女乱七八糟的思绪。

“啊?”她的脸一瞬间红了,掩饰一样的拿起一颗白菜,“是川子呀,好久不见。”

 

喊她的正是当时在公司厕所进入发情期的实习生川子,那件事发生之后不久她就辞职离开公司了,现在算算也大半年没见了。

她身边推着购物车的大概是她的alpha,看见雪女与川子认识,便对雪女点点头,退到一旁去了。

“雪女姐好久不见!之前那次可真是太谢谢你啦!”她声音欢快,让人不禁想起当时的那个元气少女。

如今她穿着宽松的连衣裙,肚子显出了明显的轮廓,显然已经是一位准妈妈。

“举手之劳而已,”雪女点头,忍不住看了她肚子一眼,“最近还好吗?”

“他照顾得我很好,”川子微笑,是那种备受关爱的妻子露出的温柔的微笑,“我都觉得自己要被他照顾成衣来伸手的废人啦!”

“不过……”她过了一会又忍不住说,“本来还想在公司闯出一番事业的,没想到试用期没满就遇上那种事情……”

她声音隐隐有点失落,雪女想起之前她工作时确实是个很有天赋也很勤奋的女生。

“没关系,”她安慰说,“你之前工作得很不错,也还很年轻,以后还可以来公司试一试,你的alpha应该也会支持你的。”

“他倒是不会反对啦……不过还是很难的吧……毕竟我是omega什么的,结婚生了孩子以后家里就会有很多事情忙了,做饭带孩子扫地拖地之类的事情太多了,人生就那么点时间,很难分时间给快节奏的职场啦……”

“说得也是……”

“不过没关系啦!毕竟有得必有失嘛!”她倒是没有多愁的样子,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不过有些时候有点想像雪女姐一样是个beta,没有什么omega的家庭束缚,可以随心所欲地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打拼!听说雪女姐现在已经是总裁啦?感觉好厉害啊!”

“啊……嗯……”

雪女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随意答应了几句,然后匆匆告别。

 

她提着两袋菜回到家,看见门口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目前为止她看见过的开这种车型的人只有一个,她走过去:“大天狗?”

白手套黑西装的司机从车上走下来,对她鞠躬:“雪女小姐,璋子夫人问您可否赏光与她一起喝个茶?”

 

雪女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心下已经明白了不少,便对司机点点头:“这是我的荣幸。”

过了几秒她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司机说:“麻烦您稍等,我先把菜放回家。”

司机:“……”

 

十二/

雪女下了车,早已在门口等候的佣人面带微笑将她带入茶室。茶室的风格很简洁,落地玻璃窗垂着白纱帘,让入室阳光柔和了不少。

藤原璋子正坐在一张设计独特的茶桌旁,捧着一杯红茶。

在雪女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自己刚刚回家换装车上化妆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藤原璋子,大天狗的母亲,公司的董事长。雪女在总部时在她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深知她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带妆保持着工作状态的alpha。

她向坐在茶桌旁的藤原璋子鞠躬:“璋子夫人,好久不见,您依旧光彩照人。”

“坐吧。”她只是点点头示意。

 

雪女坐下后,藤原璋子并没有什么客套话,直接进入了正题。

“听说你最近和大天狗走得很近?”

果然。雪女心中暗叹,竟然莫名想起当年三尾狐拉着她给她“科普”的一些小言情。

“您是指哪一方面?”

“感情。”

“确实。”

“雪女,你还记不记得我把你派到公司是让你辅佐大天狗的工作?没想到你这又当助理又当总裁的,和他倒是很不清不楚了嘛?”

雪女捧着那个昂贵的白瓷杯,暗自思忖这个时候是否应该像三尾狐教的那样,眼含泪水大喊我和大天狗是真心相爱的?

还是不了吧。

“公司派给我的任务是帮助大天狗工作,但是没有禁止我和大天狗谈恋爱这一条。更何况我扪心自问,这段时间公司发展并没有受到我个人感情问题的影响。”雪女回答得淡然。

 

藤原璋子却也没恼,甚至还赞许地看了雪女一眼:“你果然还是在总部时的性格。”

“多谢夸奖。”雪女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抿了一口红茶。

茶是好茶,非常醇厚的幽香,和空气中弥漫的英国梨小铃兰的熏香混在一起,让人感到放松。

藤原璋子缓和了语气:“你没有影响到公司,但是,你是否影响到了你自己和大天狗呢?”

“您的意思是?”

“你应该明白,大天狗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omega做他的妻子,照顾他饮食起居,替他打理家庭,做一个合格的贤内助,而你,完全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雪女看着藤原璋子,忽然发现她的眉目果然与大天狗相似,女性的柔美也不乏掩盖住的凛冽英气,柔和时令人心悸,严肃时则像冰冷的刀锋。

“我以为,您在总部时在众多alpha中重用我一个beta的表现,说明您是一个没有ABO性别偏见的人。”

“的确,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但是你要明白,家庭上的分工确实是有性别差异的,不是吗?一个温柔解意的omega,和一个拼搏在外的女强人beta,哪一个更适合作为他的妻子?”

“而且,”她画风一转,语气变得诚恳,“我也是为了你考虑。”

“为我?为我考虑我的婚姻大事吗?”雪女不为所动。

“是的,我刚刚也说过了,我很欣赏你,并不希望你优秀的能力就此被埋没。因为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你愿意为了大天狗放弃你的工作,成为他背后的女人,可是这样你甘心吗?”

“你甘心你的学历,你的能力,你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从此付水东流,从此你进入家庭,去做一个任何人都能做的,一个埋首于锅碗瓢盆扫把拖把这些家庭琐事的家庭妇女?”

“就算你甘心,你真的对你们的爱情有万分的把握吗?它真的可以敌得过alpha和omega信息素这种天生的致命性吸引吗?你知道这样的事情在上流社会经常发生的,到时候你应该怎么办呢?”

“你好好想想吧,”她目光柔和地看着雪女,像任何一个关心小辈的慈祥长辈一样,“我关心我的儿子,但你同样也是一颗珍珠,明珠蒙尘,这是我所不希望看见的。”

说罢,她便起身离开了茶室,只留下雪女在原地陷入沉思。

 

现在最喜闻乐见的剧本大概是她冲上去大喊我和大天狗的爱是无价的我愿意为你和他在一起而放弃一切这样的话了吧?

但是,她心中有一根刺扎着,她已经不是二十岁刚出头恋爱大过天的少女了,在这个世界上,在她心目中,有不少与爱情至少是同等重要的东西,自由,理想,尊严。

藤原璋子的话在她耳边回荡,她想起三尾狐说出“他没有安全感。”这句话时落寞的神情,想起川子说“有时我也羡慕你。”这句话时眼中隐隐的羡慕和落寞。

就算她甘心放下手中的长剑离开这战场,为他洗手作羹汤。她真的能保证自己内心全无自我牺牲的不甘吗?这份不甘在多年后,在爱情被家庭琐事消磨殆尽的时候,时候会再次浮现出来,让他们俩成为一对庸俗的怨侣呢?

而且还有信息素这种东西,宴会,酒精,美色,权钱,引诱,这些东西是大天狗必须要面对的,他能否在这些漩涡中全身而退呢?

也许很难吧,毕竟他们的相识,就是源自这样的一场意外啊。

如果那一天不是她遇见他,这个故事是否根本就不会发生了呢。

得要一样东西,就必然会放弃一些别的东西啊……

雪女捧着茶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大概真的不是个理想的霸道总裁小说女主角,她想,这种要爱他人先爱自己的人设,真是一点也不勇敢和可爱啊。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独自在这座水泥森林中生活,如同那个传说中与她同名的雪妖生活在茫茫雪原,多年来只有她独自跋涉,看不见太阳也感受不到温度,她能看见的只有自己,她心中也只有自己。

直到有一天,大天狗出现了,如同那个闯入雪原的旅人,手中怀抱着滚烫的雪莲,那朵名字叫做“爱”的雪莲是这样妖艳而灼热,给予人温暖,也带给她融化自己的恐惧。

 

她捧着茶杯,感受到其中的红茶一点一点地凉下去。

也许真的该做的了断了吧?

 

她走出茶室时,已经是正午,璋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工作。

看见她走出来,藤原璋子抬眸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

“想好了?”

“嗯。”她垂下眼。

“如果你觉得尴尬的话,我可以帮你调回总部,你放心,是比之前更高更适合你的职……”

“不,”她重新抬头,直视藤原璋子,眼神清澈又坚定,“我选择和大天狗在一起。”

“即使你明知道……”

“嗯,即使我明知道以后的路很艰难,不管是对他还是对我而言。也许我们会面对信任的瓦解,自我的小时,社会的质疑。”

“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你应该了解我的,我雪女,从来都是想要就去做到的那种人。”

“说起来这个世界对beta偏见还是挺大的呢,工作时说我们不如alpha,恋爱时说我们不如Omega,但是,正如我工作时面对那些质疑没有退缩,这一次,我也不会成为没有尝试就落荒而逃的懦夫。”

雪女已经下定决心,无论是从此是融化还是灼烧,是翻滚的熔岩还是滔天的海水,是明里的刀剑还是暗中的尖刺,她都已经下定决心,去触碰那朵雪莲。

“而且,”她看着藤原璋子,有点揶揄的说,“为什么我一定要做家庭主妇呢?难道我和大天狗的工资加起来还不能请得起佣人吗?”

 

“你这孩子……”藤原璋子叹了口气,似乎那种在总部与她讨论方案针锋相对的感觉又回来了,“和我年轻时真的一模一样。”

“不过……”她也冲雪女揶揄的笑,“谢谢你对我儿子大天狗的信任,不过在你来之前我已经让他搭飞机去参加一个世家的聚会了,让他多和同龄的omega们多交交朋友。”

“你是否愿意给予他这个信任呢?”

 

“不可能。”雪女断然拒绝。

“哦?”

“信任是一码事,放任男朋友去见别的omega,又是另外的一码事,”雪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现在在哪里?”

藤原璋子报出了一串地址,第一次真正地笑起来:“你要去哪里?”

雪女披上外套,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丢下两个字。

“截人。”

 

“哎呀……我发现我开始喜欢你这孩子了。”

 

司机一路风驰电掣,雪女赶到机场时,正好看见大天狗往登机安检处走。

“好啊,还捧一束花。”雪女看见他手上那束橙黄色的花朵,气不打一处来。

这也许是她这辈子穿着高跟鞋跑得最快的一次,她一个百米冲刺,杀到大天狗身边,像当年B市晚宴大天狗忽然抱住她时一样,伸手将他堵在机场的柱子上!

“大天狗,”她仰起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蛋,“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在B市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大天狗也不挣扎,只是看着她。

“你那是说你会尽力为我做一件事,只要你做得到——现在我命令你,将这张飞机票取消。”

“当然可以,”他目光温和,“只是,你怕是要浪费一次机会了。”

“什么?”雪女愣了。

她看见他憋着的坏笑,忽然回过神来,环顾四周:“不对啊,你为什么要上飞机前买花?”

“因为这花是给你的。”他看着她,忽然单膝跪下,“我是不是还没有正式和你告过白?”

“……啊?”

雪女愣在原地。

大天狗却没有给她反应思考的机会:“我喜欢你,雪女。”

“纵然爱情的多巴胺也许难敌致命的信息素,纵然人类生来便被赋予了自私和背叛的基因,纵然人类内心依旧残留着卑劣的兽性,但是我发誓,我将违抗我的本能,忤逆我的天性,在此后的时光中,永远竭尽全力去爱你。”

“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未婚妻?”

 

雪女低下头,看见他手中那捧花朵,鲜亮热烈的橙色,夹杂着幽蓝色的细细花瓣,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那朵雪莲。

“我愿意。”她接过那束话,脸上绽开笑容。

“我接受你的鹤望兰,接受你自由而忠贞的爱情,在今后也将同样竭尽全力去爱你。”

 

End.

------------------------------------

鹤望兰的英文名字就是Strelitzia,花语是自由的爱。

完结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感谢这个暑假的陪伴。

评论(4)
热度(89)

© 墨夕 | Powered by LOFTER